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 > 风采
视力保护:
凌云健笔意纵横 ——记中国能建天津电建的两位书法爱好者
来源:天津电建   作者:刘若芳   日期:2017-11-28   字号:[ ]
  其一 武桐铭
  花不少银两去西安旅游一星期,居然连续五天泡在西安碑林博物馆,将真草隶篆,自汉迄清书法名家的手笔刻石一一揣摩数遍,可知其对书法的痴迷程度。
  这个人就是中国能建天津电建的退休职工武桐铭。几十年习练书法,笔耕不辍,其志可嘉。从最初练习写毛笔字到称其为书法,武桐铭走过了一条曲折而漫长的道路。年幼时,他便对书法情有独钟,隆冬常用手指在结冰的玻璃上画字,盛夏则折枝在地上临仿而书。后来,不论是上学,还是参加工作后,他的业余时间,绝大部分是在临写字帖或寻阅碑帖中度过的。而他真正步入书法殿堂的时段,是结识、求教于天津书法界孙荣刚、孙宝发、毕开文等名家后的那段光阴。他专攻欧帖,师法源、遵法道,辅之以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、《化度寺碑》、《虞恭公碑》、《张翰》、《卜商》等碑帖的临习,渐悟书道,书艺长进迅速。
  然而,一定程度之后任何向上的攀登总是艰难的。如何从写字转变为创作,写出高品味的书法作品,达到神品与妙品和谐统一的境界,武桐铭对此煞费苦心。随后,他拜天津书法大家孙伯翔先生为师,聆听先生的教诲,对书法的法宗论理、用笔用墨、章法布白、形神统一、韵味趣谐、刚柔相济,骨肉相称、“中和”之美有了更深切的思考。他极力克服过去书写中的顽疾与俗气,同时极力效法王学仲、孙其峰等著名书画家的帖学书风,寻求符合自己发展的轨迹。“只求古神化自神”,他不断追求,于用笔,方圆并施,锋实不碍于滞,锋虚不失于浮;于线条,笔触看似粗放,实则变化有序;于结字,保持其大字真书中注重造型的意向,给人厚重感。力求章法疏朗之美,谋篇风墙阵马,笔意痛快淋漓,字字婉丽隽秀,形成了自己刚柔相济、疏朗清爽的书风。
  武桐铭的书品与人品也是相辅相成的。他外秀慧中,为人谦和,心胸豁达,不为物役,常常以古文诗词为伴,与文人墨客为伍,谈古论今,泼墨抒怀,是为书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近年来,武桐铭的书法作品在华北电网、中国能建和天津市职工书法比赛中获奖,颇为知名,他在书法上的成绩正好印证了“专之则精、书品如人品”的古语。
  其二 孟昭春
  中国能建天津电建退休职工孟昭春自幼受叔父熏陶酷爱书法,自1979年开始正式习练书法,青年时期日渐痴迷,甚至在其父病重卧床13年间仍先尽孝道而再苦练不辍,后师承天津书法名家褚守质,专工小楷,50岁时成为天津市书法协会会员。
  “要临池各家之长,写出自己的风格”,这是孟昭春的艺术追求。他临帖先从柳公权的《玄秘塔碑》和颜鲁公的《多宝塔碑》等入手,同时兼习王羲之、欧阳询、赵孟頫、张迁等宗家之长。对于临帖他有独到的见解,“临中求拙,拙中见巧” “先学平整、再求险绝、悟其险绝、复归平正”,最终达到脱胎换骨,才能写出品格,写出心意。他对书法的热爱随着阅历的增长日甚一日,在谈到书法用笔时孟昭春非常推崇柳公权的“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”,且同样的规则“违而不犯,合而不同”也寓意做人之理。
  古人为之书画同源,爱好书法的人一般也喜好绘画及其收藏,孟昭春收藏的古砚、金石印章、书画等藏品,令人眼花缭乱。其中两幅书画颇为稀见,一幅吴湖帆斗方“放翁诗意”,吴湖帆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画家,为集绘画、鉴赏、收藏于一身的显赫人物,他的画能挂在家中,足见主人眼力不凡。还有一幅清代署名“老鹤”仿沈石田济南之佛历作品;老鹤不知何许人也,沈石田即明代沈周,长期致力于诗文创作和绘画书法,他和文征明、唐寅、仇英并称为“明四家”,是“吴派”画宗之首,虽然这幅画只是仿作,也可说弥足珍贵。
    孟昭春潜心翰墨近五十年,常常静中求悟萧然一室,面对古人碑贴,悉心临池,以求学所得。古人谓之“诗穷而后工”,于书亦然。观其章法字法,法度森然,古朴典雅,堪其大观。已年近花甲之年的他,长期的书法艺术实践和不断增长的阅历形成了他独特的个性,这种个性融入书法中就显现出严谨细秀、沉郁雄浑的风格。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华北电网、中国能建和天津市职工书法比赛中获奖。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
   
友情链接:状元彩票官网  幸运彩票平台  拉菲彩票平台  幸运彩票开户  传奇彩票注册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